司仝

© 司仝 | Powered by LOFTER


男人失眠了。
午夜三点,从房间里摸出来后,他就坐在了书房里那个旧的木头椅子上,双腿叠起搭在桌沿上,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极为放松的姿势。
他半阖着眼,长长的额发垂在脸前,投下一片狭长的阴影,这让人只能影影绰绰地瞧见点他的面目轮廓。也许是光线的作用,他看上去格外颓废且阴沉。
我好困。
虽然他在心中低低地嘟囔着,但他清醒的头脑已经告知他了——它还很兴奋,甚至他的腿都在不停地抖动,似乎要证明它的有力。
去你妈的。
男人狰狞了下面孔,很想用力攥紧拳头锤它,可是疲惫的眼睛又以新的泪水阻止了他。男人伸手胡乱抹了把脸,又是一个哈欠。
痛苦折磨着他,乃至鼻翼一酸,泪水又涌了下来,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委屈的情绪由身体主动表达出来了。...

猜猜老叶的右手放在哪里?OVO

ps想开车,脑海里有上百个姿势想画【。

临死前最后一扇……

清晨六点(1-3)

-APH冷战组
-苏苏苏苏苏美(我不管我不管让我舔我苏!!!

-1
伊万从梦境中惊醒过来。
虽然不是噩梦,但他的背上手心里全是冷汗。透过刘海的间隙里,他望着面前的墙,似乎是在与墙上用红绳、黑绳和大头针串起来的相片们一同在回忆——回忆那个荒诞不经却万分逼真的梦境。

比如伊万梦见一个片段:他将那具年轻健壮的躯体压制住,欣赏着阿尔弗雷德他难得的、相当无措的神情⋯⋯
亦或是某个房间里,伊万恶狠狠地压住那平日里嚣张张扬的臭小子,制着他抵在墙上,凶恶地咬他的肩头。
再或者是大雪纷飞,两个人站在连绵的雪山下,伊万紧紧拥抱着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一副失而复得的珍重欣喜的表情,简直要哭不哭地。
那时的伊万好像是在拥抱...

(孙江)站住,那个傻了吧唧的

-00

江波涛觉得脑袋都要炸了。

过量酒精带来的麻痹感和小店其他客人的嬉笑声混搅在一起。这驳杂的声音使他的太阳穴跳得更厉害,以至于他几乎想不起自己酗酒的原因了。

江波涛迷惘地眨巴眨巴眼睛,一贯清明的眼眸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看起来却有些可爱。

不过该欣赏的人不在,江波涛也毫无所觉地继续享受辛辣感在脑袋里肆虐。他半阖着眼睛,明明模模糊糊地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可江波涛就是能感受到。

江波涛能朦胧看见那个少年对着自己张扬的笑,唇边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红晕从耳根漫上眼角,他便一直沉浸在了那双星辰璀璨的眼睛里。还有教务处里压抑的叹息和纷乱急促的亲吻,江波涛甚至能听见自己肩胛磕着厚皮书本的细碎声音。他逃避似的又闭...

-“叶修叶修叶修我跟你嗦我做菜你放心那水准一流的哈哈哈信不信信不信不信就来G市自己试试呗我可不像我妈是厨房炸弹说起来今天我家吃酸菜鱼酸菜鱼你知道吗就是又酸又辣的水煮鱼那样的我下回做给你吃好不好呀叶修叶修……”

-“嗯,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