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仝

© 司仝 | Powered by LOFTER
 

(孙江)站住,那个傻了吧唧的

-00


江波涛觉得脑袋都要炸了。

过量酒精带来的麻痹感和小店其他客人的嬉笑声混搅在一起。这驳杂的声音使他的太阳穴跳得更厉害,以至于他几乎想不起自己酗酒的原因了。

江波涛迷惘地眨巴眨巴眼睛,一贯清明的眼眸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看起来却有些可爱。

不过该欣赏的人不在,江波涛也毫无所觉地继续享受辛辣感在脑袋里肆虐。他半阖着眼睛,明明模模糊糊地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可江波涛就是能感受到。

江波涛能朦胧看见那个少年对着自己张扬的笑,唇边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红晕从耳根漫上眼角,他便一直沉浸在了那双星辰璀璨的眼睛里。还有教务处里压抑的叹息和纷乱急促的亲吻,江波涛甚至能听见自己肩胛磕着厚皮书本的细碎声音。他逃避似的又闭上眼睛,可一幕幕画面仍然挥之不去。

仿佛这已被刻印在脑海里了,而不仅仅是眼睛。

他忽然想起自己来借酒消愁的理由了——他失恋了呀。

然而这会儿他已经很困很疲乏了。于是他的思绪渐渐抽离,麻木的身体怆然倒下。他睡下前仍然在想:

“我大概是爱他的。”

可他又想:我怎么能爱他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