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仝

© 司仝 | Powered by LOFTER
 

清晨六点(1-3)

-APH冷战组
-苏苏苏苏苏美(我不管我不管让我舔我苏!!!


-1
伊万从梦境中惊醒过来。
虽然不是噩梦,但他的背上手心里全是冷汗。透过刘海的间隙里,他望着面前的墙,似乎是在与墙上用红绳、黑绳和大头针串起来的相片们一同在回忆——回忆那个荒诞不经却万分逼真的梦境。

比如伊万梦见一个片段:他将那具年轻健壮的躯体压制住,欣赏着阿尔弗雷德他难得的、相当无措的神情⋯⋯
亦或是某个房间里,伊万恶狠狠地压住那平日里嚣张张扬的臭小子,制着他抵在墙上,凶恶地咬他的肩头。
再或者是大雪纷飞,两个人站在连绵的雪山下,伊万紧紧拥抱着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一副失而复得的珍重欣喜的表情,简直要哭不哭地。
那时的伊万好像是在拥抱他的全世界。

闭上眼睛,伊万似乎还能感受到它——那种痛苦的、浓烈的、饱含了爱情和憎恶的情绪。
他忍不住轻蔑的一笑,嗤之以鼻。

真是一场诡异的梦啊。他想。

-2
黑色的实木桌上有一叠资料,很薄。
这是伊万拿到的,关于阿尔弗雷德近期私人生活的资料。多亏这小伙子向来不怎么喜欢换身份,不然像弗朗西斯那几个找起来就费劲儿了。
资料不多,它的左上角贴着一张表情严肃的身份证照,那双蓝眼睛如往日那般明亮而澄澈,但伊万却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了。

是奇怪的错觉吧?
伊万忽然觉得这几天自己越来越常胡思乱想了。

-3
风雪很大,刀刮似的风声在酒馆外瑟瑟发抖。而
在长桌和木凳子的上面堆满了酩酊大醉的人,和他们的酒杯。
有的人在呼噜着打鼾,有的人还精神抖擞的聊着今天遇见的见闻趣事。
靠着火炉,阿尔弗雷德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同休斯先生在天南海北的扯话。
这是一座距城镇很远的小村庄,出入本来就非常麻烦,经历一场凶猛的暴风雪后更是如此。现在。阿尔弗雷德已经做好多住上十天半个月的准备了。

屋里的人大声欢笑,而在屋外面,在大雪纷飞的屋外面,悄悄地闪过一抹灰色的影子,一瞬间就掠了过去。
阿尔弗雷德忽的停止了灌酒的动作,他眯了眯眼,再次感受却没有触到那阵熟悉的感觉了。
“⋯⋯咦?”


tbc.
文风一波三折,让我冷静一下吧。´_>`

评论(2)
热度(4)